苗延波
个人网站
出版书籍
古代希腊和罗马漫谈 金融史话 中国商法典草案建议稿 货币简史——从货币的起源到货币的未来 俄罗斯 华夏商路 法治的历程 中国民法体系研究 商法通则立法研究 郭沫若的学术人生 公司的历程 中国商法体系研究 苗延波法学文集
最新通知




                         商法典地位简论                         




                         圈地运动新解                         




                         中国法律起源概述                         




                         中国传统文化与民法的关系                         




                         话说商帮的起源                         




                         生物技术与婚姻家庭法律关系                         




                         中国近代以来商事立法之回顾(四)                         




                         专著——《金融史话》




                         专著——《古代希腊和罗马漫谈》

                    




                         专著——《中国商法典草案建议稿》                  




                         

                        


                        

                       


联系方式

E-mail: 

         ybm1588@sina.com

圈地运动新解
阅读(67)  评论(0)  2021-09-06 18:45



圈地运动新解



圈地,英语为enclosureinclosure,这是一个术语,原意为封闭、围以墙篱、围墙、包围,最早用于英语的土地所有权,指的是对土地或公共土地的占用,并通过这种围墙、封闭的剥夺平民的古老土地的使用权和特权。这种情况的发生具有深远的历史渊薮。

威廉一世在1066年征服了英格兰,在他分给的土地当中,有180个大亨,原来持有土地的人便成为这些新的土地的主人的租户。威廉一世曾向英国人民承诺,他会遵守前任英王忏悔者爱德华的法律,因此,平民仍然能够行使他们古老的习惯权利。在英国,土地所有权仍然基于诺曼人引入的封建制度,所有土地都归王室所有。最初的合同约束占用土地的人提供某种形式的服务,现在演变成避免或取代服务的新的协议。

随着封建制度的引入,英国的经济增长,城市的数量增加了,原有的城市也进行了扩张。在13世纪,成功的领主们在经济上获得了成功,但耕种土地的成本却在不断增加,领主们的土地占有量减少了。特别是在14世纪中叶黑死病爆发后,人口和作物产量大幅下降。人口的减少使幸存的农场工人的需求量很大,土地所有者不得不面临着要么选择提高工资以得到农业工人,要么让他们的土地闲置起来。而劳动者的工资上涨却转化为经济的通货膨胀,随之而来的雇佣难状况,则造成了土地的废弃和封建制度的消亡。尽管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这种情况迟早会发生,只是黑死病的影响可能加速了这一过程。

1485年822日,里士满伯爵亨利登上英国王位,即亨利七世(1485—1509年在位),都铎王朝(1485—1603年)建立。都铎王朝建立之初,英格兰和爱尔兰(统称英国)人口仅300万左右。首都伦敦是全国人口最集中,且政治经济地位最重要的城市,它的人口在6—8万,到1559年也才9万人。其他比较大的城市,如布里斯托尔10500人;诺威奇8000—9000人;约克8000人。直至16世纪初,与欧洲大陆的各个国家比起来,英国仍处于小国寡民的境地,其政治、经济的总体实力远不如法国、西班牙、尼德兰等欧陆国家。但是,此时的英国却出现了一些新现象,直接影响了英国的发展及其与欧陆各国的关系。16世纪时英国一个十分重要的改革的时代。这个变革首先表现在毛呢纺织业的发展,以及毛呢纺织业对于原料和土地以及劳动力的短缺和需求的矛盾上。

呢布业在英国有着悠久的传统,这主要是由于英国处于大西洋的北端的北海之中。英国全境由靠近欧洲大陆西北部海岸的不列颠群岛的大部分岛所组成,隔北海、多佛尔海峡和英吉利海峡同欧洲大陆相望。

英国位于北纬50度至60度之间,但气候却较之同纬度的国家要温和一些。以伦敦为例,冬天河湖极少结冰,一月份的平温气温在4摄氏度以上,夏天相当凉爽,七月份的平温气温只有17度。年降雨量约600毫米,分布得比较均匀。就全国来说,一月份的平均气温约为47度,七月份1317度。年降雨量西北部山区超过1000毫米,而东南部在六七百毫米之间。但是,英国的雾气较重,在夏季晴和的好天中,还有薄薄的烟霭;冬季则经常飞雾迷漫,似雨非雨,若烟非烟,这主要是岛国的潮气所致。

但是,这个岛国的天气却变化莫测。在一日之内,忽晴忽阴又忽雨的情况并不少见。一个人一出门,尽管当时是阳光明媚,但他们依然穿着雨衣,带着雨伞,因此,对于天气的谈论是英国人的经常性的话题,就连那些最沉默寡言的英国人,甚至也喜欢谈论天气。

英国主要地区的天气特征是——英格兰北部,温度比南部要低;英格兰东北部,最冷的地区;英格兰南部,气候最好的地区;英格兰东南部,夏季温度高,冬天温度低,温差变化大;英格兰东部,降雨较少的地区;英格兰西部,降雨最多的地区。

这种天气状况,使得毛呢服装比较受欢迎,因为,毛呢服装既可以挡风,也可以御寒,而且穿在身上也不觉得太沉。这也是英国毛呢纺织业自古发达的重要原因。

在中世纪,作为传统的毛呢生产国,英国一直是欧洲羊毛出口大国,养羊业是英国一个庞大且重要的产业。但到14世纪,随着英国呢布业的发展,国内对羊毛的需求量不断上升,羊毛出口剧减。据海关的统计数字,14世纪初,英国平均每年出口羊毛3.5万袋,而到15世纪下半期,已经下降为不足8000袋了。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呢布出口的迅速增长。亨利八世(1509—1547年在位)时期,呢布每年的出口量相当于14世纪中叶的20倍。呢布业成为了16世纪英国最重要的民族工业,在国家政治经济生活中占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尤其是15世纪末叶、16世纪初叶,欧洲直通印度新航线的开通和美洲大陆的发现,以及环球航行的成功,使英国的对外贸易迅速增长,进一步刺激了英国羊毛出口业和毛织业的发展。羊毛价格不断上涨,养羊业成为获利丰厚的事业。往往10英亩牧场的收益超过20英亩的耕地。

呢布料的主要成分就是羊毛,在当时,呢布衣服的羊毛占到80%,这就需要大量的羊毛,而能够产出羊毛的只有绵羊。于是,多多产出越来越多的背负着产出羊毛的重任的绵羊,便成为了英国自上而下的一个必须紧急增加其产量的重中之重的历史性的使命。而要多多产出绵羊,首先需要开发出大面积的供绵羊啃吃的绿色草地。用呢子做成的大衣是纯天然毛料制品。呢子是一种较厚较密的毛织品。一种较厚较密的毛织品,多用来做制服、大衣等。其优点防皱耐磨、手感柔软、高雅挺括、富有弹性、保暖性强。

其实早在12世纪,英国的农业用地就被封闭起来了。英格兰东南部的部分地区,特别是埃塞克斯和肯特郡的部分地区,保留了前罗马凯尔特人的小型封闭田地耕作系统。同样,在英格兰西部和西北部的大部分地区,田地要么从未开放,要么很早就被封闭了。田地开发的主要领域,被称为开放田地系统,它们位于英格兰低地地区,具体位于约克郡和林肯郡的宽阔地带向南倾斜的地域——包括诺福克和萨福克的部分地区、剑桥郡、中部大片地区和英格兰中南部的大部分地区。

在封地的过程中,是通过协议的“正式”或“非正式”程序进行的。该过程通常可以通过三种方式完成:

首先,是关闭,即划定要被关闭的原来土地的所有者所拥有的土地的面积和四至;

其次,由业主,通常是由小农或乡绅进行封地,使得整个教区的土地被关闭;

最后,由议会通过法案予以确认。

封地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同时,也借此机会将合围起来的土地的价值大幅增加。

该政策产生了很多社会后果,许多人抗议剥夺普通民众的权利。历史学家将其视为1530年代至1640年代这百年间社会抗议的主要原因和内容。其目的是取消人们对农田和教区公地的共同权利;将分散的土地重新合围到被树篱、墙壁或栅栏围起来的大片新田地中;新合围的封闭场地仅供个人业主或其租户使用。

正式封地是通过1536年以后的议会法案或所有相关方面签署的书面协议来实现的,书面的协议中还包括一张被封地的地图。但是,对于非正式协议,除了偶尔出现的协议地图之外,几乎没有书面记录,最直接的非正式围栏是统一占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人设法获得一个地区所有不同的土地并将它们整合为一个整体,例如庄园,那么任何公共权利都将不复存在,因为没有人可以行使这些权利。

在英格兰的封地运动之前,公共土地是在庄园领主的控制之下。通常的庄园由两个元素组成——农民佃农的土地和领主的土地,被称为直辖农场。领主拥有的土地是为了他的自身的利益,由他自己的直接雇员或雇工耕种。佃农必须支付租金,这可以是现金、劳动力或产品。租户具有一定的权利,如牧草、放养猪,或从事其他的事情。这些土地中也可能是非常狭窄的区域,这种地域通常小于1码,即0.91米宽,一般位于悬崖边缘或形状不规则的庄园边界,但也可能是裸露的岩石,没有被任何人正式使用过,并且可能曾经由无地农民耕种过。剩余的土地被划分成大量的窄条,每个租户具有几个不同的条带或者整个庄园。该制度下的庄园土地包括:两个或三个非常大的公共土地;几个非常大的普通的草甸、公园等。

在这种制度下,现在可能被称为单一领域的东西会在领主和他的租户之间分配;贫穷的农民被允许在领主拥有的土地上生活,以换取耕种他的土地。露地系统采用三田轮作系统——大麦、燕麦或豆类将在春季种植在一块地;小麦或黑麦将在秋季种植在第二块地中。中世纪的英国没有人工肥料,所以继续使用耕地种植农作物会耗尽土壤的肥力。开放式系统解决了这个问题,它通过允许可耕地的第三块田地每年无人耕种,并在旧作物的残茬上使用这块“休耕地”来放牧牲畜。牲畜在休耕地产生的粪便将有助于恢复土地的肥力,以保证次年轮作这块耕地。

三田轮换制度使得对地主和佃户在耕地的耕作和管理上施加了约束。每个人虽然都可以自由地在自己的土地上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必须遵循轮换制度的约束。土地所有者饲养牲畜,包括羊、猪、牛、马和家禽,收获后,田地变得“公用”,因此他们可以在那块土地上放牧动物。

为了寻求更好的经济回报,地主会寻求更有效的耕作技术。他们认为封地是提高效率的一种方式,这不仅仅是对现有财产的围栏,农业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最重要的变化之一,是诺福克四道系统的开发,通过提高土壤肥力和减少休耕,大大提高了作物和牲畜的产量。期间,第一年种植小麦,第二年种植萝卜,其次是大麦,第三年种植三叶草和黑麦草,在第四年,三叶草和黑麦草被放牧或切割用作饲料。萝卜在冬天用来喂养牛羊。在同一地区连续季节种植一系列不同类型的作物的做法有助于恢复植物营养并减少病原体和害虫的积累。该系统还通过交替使用深根和浅根植物来改善土壤结构和肥力。例如,萝卜可以从土壤深处恢复养分。在露地制度下种植萝卜和三叶草等作物是不现实的,因为不受限制地进入田地意味着其他村民的牲畜会在吃掉萝卜。诺福克系统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它可以根据需要来调节对于劳动力的使用。

其实,早在12世纪时,英国的一些空地就被封闭在个人拥有的田地中。在1235年的“默顿法”之后,领主能够重新组织土地带,并将这些土地聚集在一个空间之中。这些领主在他们的土地上有一份租赁契约,因此,该土地的所有权具有法律效力。问题是租赁契约仅对持有人有效,持有人的继承人对此没有继承权,尽管通常按照惯例,为了换取费用,继承人可以转让权利。为了取消他们的这些权利,房东可以将所有权转换为租赁权。租赁权取消了习惯权利,但对租户的好处是土地可以被继承。

所谓默顿法,是指默顿的规约或默顿的规定(拉丁文:Provisiones),有时也被称为默顿的古规约,是由通过的法令英国议会的统治期间,1235年,亨利三世时通过。它被认为是第一部英国法规。1235 年,亨利三世和英格兰男爵在默顿商定了该法规的条款,共11章。法案规定,法令允许一个庄园主拥有自己的土地并给予足够的牧场,并且可以居住在这里,并规定了领主庄园可以合法拥有在它的土地上耕种的的租户,以及对于土地上的森林和牧场的权利。这个法案很快成为英国普通法的基础,发展和阐明了所有权的法律概念,并且是被纳入爱尔兰主权法的英国法规之一。该法案长期以来一直被废弃,它于15501月在诺森伯兰公爵约翰 达德利( John Dudley) 的领导下复兴,它使领主可以自行决定围住他们的土地,这与都铎王朝的传统反围栏态度不符。

问题是,在都铎王朝时期,这种封地活动显著增加,封地通常是由土地所有者单方面进行,有时是非法的。人们普遍被驱逐出他们的土地,导致这些地区的原有的土地系统崩溃。历史学家将这些流离失所农民视为随后社会动荡的原因。

毋庸置疑的实际情况是,在英格兰都铎王朝时期,对羊毛的不断增长的需求对土地的再次分配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从羊毛中获取巨额利润的吸引力,促使庄园主将公共土地围起来,并将其从可耕地转变为绵羊牧场。随之而来的情况就是——平民或村民被逐出家园并失去生计,这成为都铎王朝的一个重要政治问题。由此产生的后果之一是由于人口的减少,在财政上对王室不利,当局担心许多后来被剥夺土地的人会成为流浪者和犯罪者。此外,村庄的人口减少会导致劳动力的数量减少和质量下降,削弱国家的军事实力。

因此,从亨利七世时代开始,议会就不断地通过法案,这些法案要么要求停止封地,限制其影响;要么就是对封地的相关责任人处以罚款。所谓的“耕作法”就是在这期间通过的。而负责执行这些法案的人正是实际上反对这些法案的人。因此,这些法案并没有得到严格地执行。最终导致的情形是:随着民众对养羊的反对日益高涨,终于于1533 年通过了一项法令,将每个羊群的规模限制在不超过2400只;然后在1549年又颁布了一项法案,对绵羊征收人头税,同时还包括对国产布征税。结果使养羊的利润降低了。

然而,最终阻止耕地转化为牧场的是市场的力量。16世纪下半叶开始,随着玉米价格的上涨,使得耕地更具吸引力,因此,尽管养羊的围栏继续存在,但庄园主把更多的重点和精力都放在了耕地的有效利用上,而不是仅仅看重养羊所获得的收益了。这才是封地运动结束的真正原因,一句话——利益,超额的利益驱使。只要有一个更大利益摆在面前,原来的较之已经显得小了的利益,便自然就要为更大的利益让路。这是人类的共同的特性——趋利避害、唯利是图,或者叫贪婪——所致。人说,贪婪不是病,贪婪是人性,我说,趋利不是病,趋利是人性。不论什么人和事,只要生存于当下这个社会里,就必须保有这样的共性,否则,就无法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生存。1516世纪英格兰的封地运动的起始和结束,皆是当时的庄园主和封建主追求利益抑或高额利益之使然。

事实上,英国的封地运动最早从工商业较发达的东南部农村开始。地主贵族最初封占公有地,后来封占小佃农的租地和公簿持有农的份地。在宗教改革中,国王把没收的教会领地赐给亲信宠臣,或卖给乡绅、土地投机家、市民、商人和工场主。他们变成新贵族,也大规模地圈占农民土地。

当然,对于这种利用私权利,甚或公权力的唯利是图的封地运动,自然会遭受到当时的人们的反对和批评。

托马斯 莫尔在《乌托邦》里是这样评论15—16世纪英格兰的封地运动的,他说:

“你的羊自然温和,易于饲养,现在可以说是为了吞噬人类和非人类,不仅是村庄,而且是城镇;因为只要发现任何土壤中的绵羊都能产出比普通羊更柔软、更丰富的羊毛,那就是贵族和绅士,甚至是那些圣人,不满足于他们的农场产生的旧租金,也没有认为他们过着安逸的生活,对公众没有好处,决心这样做是有害的,而不是有益的。他们停止农业,摧毁房屋和城镇,只保留教堂,并圈出可以在其中放羊的地方。仿佛森林和公园吞噬了太少的土地,那些可敬的乡下人将最好的人居之地变成了孤独;因为当一个贪得无厌的坏蛋,谁是他的国家的瘟疫,决心圈出数千英亩的土地,所有者和租户都被诡计或主力赶出他们的财产,或者因使用不当而筋疲力尽,被迫出售它们;这就是说,那些悲惨的人,无论男女,已婚和未婚,老少,以及他们贫穷但众多的家庭……”

一首无名诗,被称为“从鹅手中窃取公物”,代表了对于封地运动的反对:

法律锁定

从公地偷鹅的男人或女人,

但让更大的重罪犯逍遥法外,

谁从鹅身上偷走公地。

——Anon 18 世纪诗歌的一部分

对于这首诗,一位学者这样说:

“这首诗是对英国圈地运动的最精辟的谴责之一——将公共土地围起来并将其变成私有财产的过程。在几行中,这首诗设法批评双重标准,揭露财产的人为和有争议的本质权利,并对国家权力的合法性一记耳光。这一切都以幽默、没有行话和押韵的对联来完成。”

1770 年,奥利弗 戈德史密斯( Oliver Goldsmith)写了诗《荒村》( The Deserted Village),谴责农村人口减少、封地公用地、创建景观花园和追求过度财富。

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历史学家对向庄园主租住房屋的农家以及无地劳动者表示同情。约翰和芭芭拉哈蒙德说:

“封地对三个阶级来说是致命的:小农、农家和擅自占地者

“在封地圈地之前,农夫是有土地的劳动者,封地之后,他是没有土地的劳动者。

历史学家巴林顿 摩尔(Barrington Moore Jr. ,1913—2005)说:

“在15世纪的动乱年代里,土地除了它的经济价值之外,仍然具有某种军事和社会的意义。封建领主在仆人们的簇拥下,用暴力和经济两种手段使其债邻屈服。

“另一个主要的结果是小农的消灭,尽管这种结局的出现是悲惨的,然而却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一结果对和平民主的发展过程做出了重大贡献,其意义不亚于过会力量的加强。它意味着现代化能在英国顺利地进行,而不受巨大的反动保守势力——这种势力存在于德国、日本的某些领域(如果不提印度的话)——的干扰。当然,这也意味着英国历史进程中不会发生中国和俄国式的革命。

“在英国,商业和工业界的精英们受到贵族习惯的一定影响。1914年以前,(在某种程度上也包括这以后的一段时间)英国的所有情况都给人一个深刻的印象,即延展的绿色田园和乡间别墅对政治家和社会名流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自18世纪70年代以来,土地财产越来越成为一种地位的象征,而不是政治权力的基础。

有学者认为,英国内战为封地的大规模加速提供了基础。议会领导人支持地主相对于国王的权利,其星室法庭于1641年被废除,为封地过程提供了主要的法律刹车。通过对君主制造成最终严重的打击,内战为 18 世纪所谓的地主委员会最终掌权铺平了道路,也为英国议会制度在英国的最终确立吹响了前奏曲。特别是1650年后,随着玉米价格的上涨和羊毛价格的下跌,农业的重点转向实施新的农业技术,包括施肥、新作物和轮作,这些都大大提高了规模农场的盈利能力。封地运动的最大的一个后果——基本上完成了对中世纪农民社区的破坏,使得剩余农民工进入城镇成为产业工人,这也为工业革命提供了无数的劳动力。

JD Chambers和GE Mingay则认为,实际上,封地意味着为不断增长的人口提供更多食物、更多的耕地,总的来说,更多的就业在农村,而封地和提高租金的能力无疑使企业更有利可图。

D.麦克洛斯基所写的英格兰的开阔地:租金、风险和利率,1300—1815 的研究结果,1765—1805年封地后租金立即上涨——

例如:斯塔福德郡,1765年土地租金上涨了3倍;贝德福德郡,1775年土地租金上涨了      83%;贝德福德郡,1793年土地租金上涨了90%—157%;莱斯特郡,1793年土地租金上涨了92%—130%;牛津郡,1805年土地租金上涨了140%-167%

而封地运动的后果之一是在18世纪中叶到19世纪中叶,英国农业的公共土地大量减少。

实际上,封地运动不仅出现在英国,在欧洲大陆也一直在进行封地运动,在1819世纪,德意志、法国、俄国和丹麦的封地运动主要是通过政府法令实行的,捷克和波兰在1918年以后也出现过封地运动。

当然,封地运动也给英国带来了巨大的反抗浪潮。

黑死病之后,在1417世纪,在1235年默顿法令的法律支持下,地主开始将耕地转为养羊。村庄人口减少。农民以一系列的反抗作为回应。在1381年农民起义中,封地是附带问题之一。然而,在杰克·凯德(Jack Cade)对1450年土地权利的反抗中,这是一个突出的需求。而到了1549年凯特(Kett)因封地的反叛时,封地是一个主要问题,当时所称的平整者挖掘者,指的就是那些将围墙竖起的沟渠和围栏夷为平地的人。而失去共同权利引发了许多麻烦,来自各地的失去土地的人的怨恨和困难包括:失去林地和养猪的古老权利。

反抗不仅限于农村,15世纪末和16世纪初,英格兰各地的城镇也发生了封地骚乱。从北部的约克到南部的南安普敦和西部的格洛斯特,到东部的科尔切斯特,城市动荡遍布全国。城市暴乱者不一定是农业工人,而是由手工工人组成,如屠夫、鞋匠、水管工、布匠、磨坊主、织布工、手套工、剪毛工、理发师、封盖工、制革工和玻璃工。

1607年5月和6月,科特斯巴赫的莱斯特郡的村庄LadbrokeHillmorton 和沃里克郡的Haselbech,北安普敦郡的Pytchley均发生了骚乱,此次骚乱被称为米德兰起义,并得到了当地人民的广泛支持。它由约翰 雷诺兹领导,他也被称为皮包船长,他被认为是一个流动的小贩或修补匠,通过贸易,据说起源于北安普敦郡的德斯伯勒。他告诉抗议者,他从国王和天主那里获得了摧毁围场的权力,并承诺通过随身携带的袋子里的东西来保护抗议者,他说这将使他们免受任何伤害。但在他被捕后,他的袋子被打开了,里面只有一块发霉的奶酪。莱斯特市实行宵禁,因为担心市民会涌出该市加入骚乱。

1607年6月,英王詹姆斯一世发布公告,命令他在北安普敦郡的副中尉镇压骚乱。据记载,妇女和儿童是抗议活动的一部分,有一千多人聚集在靠近凯特林的牛顿,拆除树篱并填平沟渠,抗议托马斯 特雷沙姆(Thomas Tresham)的围栏。

特雷沙姆一家因贪婪地围垦土地而不得人心,他被骂为北安普敦郡“最可憎的人”。多年前,副中尉之一的爱德华 蒙塔古(Edward Montagu)曾在议会中反对封地,但现在被国王安排在有效保卫特雷沙姆家族的位置。160768日,当地武装团伙和民兵拒绝征召,地主被迫使用自己的仆人镇压暴乱者。詹姆士国王的皇家公告被宣读了两次。暴动者继续他们的行动,尽管在二读公告时有些人逃跑了,绅士和他们的部队发起了冲锋,随后发生了一场激战,有40—50人丧生,领头的人被绞死并分尸。后来一块遇难者纪念碑矗立在前牛顿圣信仰教堂前。

1600年代,当斯图尔特 金斯 (Stuart Kings) 试图让他们的庄园以寻找新收入时,当森林被分割和封闭时,他们至少有必要向一些土地被用作公地的人提供补偿。而大多数毁林发生在 1629年至1640年间,即英格兰查理一世统治期间。大多数受益人是皇家朝臣,他们支付了大笔费用来封地和转租森林。那些被剥夺公地的人,特别是最近的农家和那些在属于庄园的租用土地之外的人,几乎得不到补偿,因此而发生了骚乱。

那么,在封地运动中到底封占了多少土地呢?有多少人受到影响呢?据中国学者统计,在1455—1607年间,英国的全国24个郡共圈地516676英亩,相当于这些郡土地总面积的2.76%,由于圈地而流亡他乡的农民约有3—5万人。

从历史的角度看,封地在英国历史上也绝非偶然,而是有着其深厚的历史渊源的。

中世纪的欧洲,在西起英格兰,东至乌拉尔山,南迄比利牛斯山脉和阿尔卑斯山脉,北至丹麦和瑞典南部的广大平原上,大体都盛行敞地制。

敞地制起源于农村公社的土地形式。其具体形式是——每年收割后,庄园主和教堂的条田、农民的份地都按惯例撤除各自设置的篱笆、栅栏等物,敞开作为公共牧场。敞地以外的公有地名为庄园主所有,实属农民共有。田地的分散给农民的耕种和管理带来诸多不便。

因此,在12世纪中叶,英国就有人将分散在各片大田的条形地通过交换而合并起来。这种趋势在盛行敞地制的各国都是共同的,只有先后之别。13世纪,英国庄园主根据《默顿法令》,圈占公有地以至份地。在1415世纪农奴制解体过程中,圈地现象愈演愈烈。

敞田制,即:根据地的肥瘦、远近、干湿等不同情况,为了公平分配,分给你一小块肥的、一小块瘦的、一小块远的、一小块近的……,于是你有几块小土地,但并不连在一起,而是散落在各个地方,和别人的土地混在一起,这样分散的小块土地,被称为条田。条田当然不利于个人耕种,所以大家就互相协商对换或买卖,使土地集中,可见,这样的圈地完全是自发自愿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自发自愿的情况?是因为英国是地方领主权力较大,而王权较弱。那时候的英国,领主占有他管辖区域内的土地,除了各级领主自己经营的土地外,其它土地给农民租种,成为农民的份地。这两种土地之外还有一些公用地和森林沼泽等荒地,这些公地和荒地法律上当然也是领主的,但实际上是公用或无主的。当大块的土地紧缺时,大家就打上了这些公地和荒地的主意,领主或佃农都有圈占为己用的行为,在土地不缺的地方,这种占用也相安无事,但是在一些土地紧缺的地方,就不能随意占了,佃农和领主们就要互相协议,比如领主要占一块,就给佃农一些补偿。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大多数就这样通过协议、在(王室和领主的)法律框架内圈占了,但也有少数补偿不到位或者不补偿就强占的,引起了暴力冲突。

在英国实行君主立宪后,英国的王权和领主权都衰落了,议会成了最高权力机构。于是议会制订了圈地的法律,这个法律就接近现代意义的法律了。就是想圈地,那么按国家(而不是王室和领主)的法律来。这时候英国才是第一次出现了有政府背景的圈地。但20世纪的研究普遍认为,议会圈地的规模和效用并不大。

英国的市场经济兴起之前,村社中是领主有地、农民租地的形式,这种形式约定俗成,形成了事实上的佃户长期固定的使用土地。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兴起,这种旧的租约受到了价高者得的冲击,有要养羊的人,愿意掏更多地租,地主也乐意租给他们。但是原来的佃户不答应,于是就出现了被暴力驱赶的情形。所谓羊吃人的血腥暴力,也仅仅是适用于这种打破租约的圈地。

这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羊吃人”的封地(圈地)运动。

可见,圈地运动原本是500年前在封建时代的英国发生的一场封建领主和庄园主与租种他们土地的英国农民之间的一场斗争,而斗争的焦点是封建领主和庄园主为了利益和超额利益的欲求,与租地农民为了保住租种的土地而换取自己生存空间的一场争斗与反抗运动。

评论 (0

(您的昵称,选填)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