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延波
个人网站
出版书籍
货币简史——从货币的起源到货币的未来 俄罗斯 华夏商路 法治的历程 中国民法体系研究 商法通则立法研究 郭沫若的学术人生 公司的历程 中国商法体系研究 苗延波法学文集
最新通知

  


                        商法的基本原则

                         


                        

                        中国商法典草案建议稿(修订稿)



                        


                        从“民法通则”的制定及命名谈起

                        



                        商法的特征

                       



                        关于商法典的思考                                         





  



  

联系方式

E-mail: 

         ybm1588@sina.com

美元的故事(四)
阅读(440)  评论(0)  2019-04-03 15:54

美元的故事(四)


八、霸权的时代

    (一)突发的战争

    1950年在朝鲜半岛爆发的朝鲜战争改变了世界和相关区域的政治和经济格局。

    在朝鲜半岛上,韩国经济在战后遭到严重破坏,但是,韩国领导人在战后依然以统一为目标,不断计划着随时再和朝鲜开战。之后的数十年间直至现在,双方敌对的气氛并没有因领导人的多次更换而改变。朝鲜和韩国的领导人曾经进行过多次会面谈话,但碍于双方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方面的根本差异,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由于朝鲜主动发动战争,不仅遭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的抵制,而且朝鲜在战争中遭到了严重破坏,1945—1950年和平建设时期所积累的社会财富瞬间消失殆尽。这次战争还直接将中国牵连进来,自此中国被捆绑在了朝鲜战车上,至今仍未脱离。

    美国虽然表面上是和中国军队作战,但实质上,它是在和中国和苏联两个社会主义大国爆发全面的战争。它的真正的敌人不是中国而是苏联。因为苏联是中国和朝鲜军队的幕后支持者和武器装备的提供者。但是,战争也促进了美军内部的民族融合,有超过10万名的黑人士兵加入到战争之中,这是美军首次大规模地将黑人与白人士兵混编于同一作战单位进行混合作战。

    对于苏联而言,可能是最大的赢家:首先,斯大林成功地让中国出兵直接对抗美国等盟军;同时,苏联也借此向中国和朝鲜出售了大量二战剩余的军事设备赚取了大量的资金物资;最后,战争削弱了美国实力,为苏联争取时间在二战后的废墟上治疗战争创伤,发展国防尖端技术,缩小与美国的差距,作出了无私的奉献。

    战争的受益者除了苏联之外,还有日本和德国。日本和德国都没有参战,但是,战争期间美军在日本和德国采购了大量的战略物资,对日本和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复苏,起到了极大的促进和激励作用,有力地奠定了日本和德国战后迅速成为世界上的经济强国的基础。

    中国最大的受益就是,通过战争使得苏联看到了中国的实力,苏联动起了把中国彻底拉入它的阵营,把中国打造成它在东方桥头堡和屏障的念头。于是,自1952年起,苏联开始大规模地援助中国大陆,铺开了全面打造中国工业基础的摊子。借助苏联的援助,中国不仅开启了建设门类齐全的工业化建设的道路,而且,还借助苏联的技术成功地制造出了核武器。但是,由于这次战争的爆发,美国公开开始保护台湾,使中国大陆失去了攻占台湾的大好良机,同时,也间接地让日本经济迅速重新崛起,使日本免于二战的惩罚。

    中国军队的参战,也使得美国认识到台湾对牵制中国的战略地位的重要性,美国将台湾重新纳入到其防御体系之内。日后美台之间签订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就是基于朝鲜战争的影响。于是,美国总统杜鲁门立即派遣美第七舰队巡逻台湾海峡,以阻吓中国大陆的军队进攻台澎金马。

    朝鲜战争,改变了世界原有的政治经济格局,也使美元逐步走向了世界货币的霸主地位。因为,在美军向日本和德国等国家订购大量军用物资时,使用的都是美元,这个庞大的数目超过了当时这些战败国一年甚至几年的工业产值。这些美元深深地嵌入到了这些国家的经济体之中,成为了它们能够在短时间内启动经济复苏这架机器的润滑剂和燃料。没有这些润滑剂和燃料的注入,德日等国经济也绝无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再次崛起。而美元也由此而赢得了世界各国的尊崇。因为布雷顿森林体系已经确立了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国际货币体系,所以,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尊称美元为美金。美金一时间似乎成为了全世界的法定货币和财富的象征。谁手里拥有美金,谁就是人们眼中的富人。一件物品如果以美金计价,在人们的眼里那就是质量最好和最富有价值的物品。各国也纷纷把美金作为自己的储备货币,把美金与黄金完全等同。直至今日,各国公布自己的财富储备,也往往以美元作为计量单位。

    美元霸主的地位已经破晓而出,腾跃到地平线上。

    (二)无解的难题

    在人类数千年的货币史上,黄金和白银一直是使用范围最广、历史最长的货币。经过数千年的发展,人们逐渐发现,现实中的买卖交易其实完全可以不必转移储存在仓库里的黄金,只需将黄金的仓库存单在交易者之间加以转移就完全可以起到交易的作用。于是,黄金的仓库存单逐渐具备了货币的职能,黄金的书面凭证等纸制品逐渐代替了实物黄金在市场上流通起来。这种在市场上流通的纸制品就是早期的纸币。为了使人们相信这一张张本身毫无任何价值的纸等同于一定数量的黄全,国家就以法律的形式对于这一张张的纸制品加以确认,这就产生了法定货币,那一张张能够体现一定数量的黄金价值的纸制品,便成为了法定货币。法定货币的产生就是黄金纸币化的过程。

    1821年,英国正式确立了金本位制,即以法律形式承认黄金作为货币的本位来发行货币。从此之后,公民可以将持有的纸币按照每张纸币的含金量兑换为金币,各国之间不同的金铸币按各自含金量又形成了固定的比率,这种比率体系的确立,也就允许黄金在国际间自由流动。金本位的确立,再加上英国在当时世界经济贸易领域内的决定性的优势地位,使得英国的法定货币——英镑很快就被确立成为了世界货币的霸主,世界货币自此也进人了英镑的时代。

    国际金本位制的确立虽然成就了英镑的霸主地位,但是,随着美国南北战争的结束,19世纪下半叶美国迅速崛起,美元开始挑战英镑的地位。特别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世界黄金产量的增长幅度远远要低于商品生产的增长幅度,导致黄金已经不能满足日益扩大的商品流通的需要,这就极大地动摇了黄金铸币流通的根基。金本位制陷入了极大的困境之中。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导致了古典金本位制的崩溃,也加速了英镑的衰落。而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却因战争而发了大财。到 1929年,美国的工业产量至少占世界总产量的42.2%,其总量甚至超过了所有欧洲国家的总和,世界经济格局因此而改变。1922410日,在世界最大债权国美国和战胜国英国的共谋下,相关的国家在意大利的热那亚召开了世界历史上的第一次国际经济会议,会议的结果是创建了金汇兑本位制。其主要内容是:美元继续与黄金挂钩,还是1美元等于120盎司黄金;其他国家不能将自己的通货换成黄金,但可以换成英镑;英国承诺允许英镑换成黄金和美元。金汇兑本位制的确立,意味着美元和英镑一样成为了各国贸易结算和外汇储备的国际货币。但此时,英国经济开始衰退,美国的经济实力己经远远地超过了英国。二战爆发后,英镑开始了长期的逐步贬值的过程,为了保护各自的货币不至于因为英镑的贬值而贬值,各国纷纷将英镑兑换为黄金,使英镑的国际霸权地位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二战期间,国际货币秩序陷入混乱状态,尽快建立起统一的国际货币体系,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二战后期,英美两国就开始构思和设计战后国际货币体系,它们分别于1943年初提出了凯恩斯计划怀特计划。在19447月召开的有44国参加的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上,最终通过了以怀特计划为基础制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宣告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建立。该体系的主要内容是:美元与黄金挂钩,成员国货币与美元挂钩,实行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度;成员国货币不能直接兑换黄金,美国政府准许各国政府随时向美国按照官价1盎司黄金=35美元的标准兑换黄金;美国的职责是要提供足够的美元作为国际清偿手段。该体系的建立,标志着美元彻底打败了英镑,英镑自此沦落为了美元的附属货币。美元也自此登上了世界货币霸主的地位。

    布雷顿森林体系虽然成就了美元,但也埋下了隐患。布雷顿森林体系运转的前提必须具备三个基本条件:第一,美国的国际收支必须是顺差,以保证美元对外价值的稳定;第二,美国的黄金储备必须充足;第三,黄金必须维持在官价水平——1盎司黄金=35美元。这三个条件实际上是不可能同时具备的。战后世界经济发展的实践表明,为了维护美元的稳定,就需要美国国际收支始终保持顺差,其他贸易国则必然是逆差,而且,美国的国际储备资产则无法满足国际贸易发展的需要,形成了所谓的美元荒;如果要满足各国国际储备资产的需要,就需要美国国际收支始终保持逆差,这样就会引起美元贬值,发生美元危机,形成“美元灾”。这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存在的其自身根本无法解脱的内在矛盾——“特里芬难题” 。

    这个难题的另一个较为通俗的解释是:当世界积累美元而非黄金作为储备资产时,美国就被放到了一个难以两全的尴尬位置上——外国人将多余的美元借回给美国。这增加了美国的短期负债,也意味着美国必须增加其黄金储备以维持美元与黄金可兑换的承诺。但是,此时问题就出现了——如果美国这么做,那么全球美元的短缺就会持续下去;如果美国不这么做,那么美国最终将以越来越多的美元提供担保。这就出现了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死结——在美国放出的美元要足够多,以满足全世界的交易的需求的同时,又要足够少,以确保这些美元能够兑现成固定数量的黄金。而要让这种局面稳定地、长期地持续下去,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如果美国满足了世界的流动性的需求,越来越多地释放出无限的美元,各国就会拿着剩余的美元来美国兑换黄金,美国必然走向崩溃;而如果美元不能满足世界的流动性的需求,其他国家就会去寻找新的货币去代替已经不能满足流动性需求的美元,美元就会被推出霸主的地位,美国同样也要完蛋;这对于世界其他国家也是一样。这就是著名的、无解的“特里芬难题”。

    特里芬解释道,如果国际上不协调一致行动来改变这个体系,那么,它就会释放出一种极具破坏性的源动力。美国必须通过紧缩通货、货币贬值或者实施贸易及汇兑限制来阻止其黄金储备流失殆尽。这将导致全球金融恐慌,并引发全世界采取保护主义的措施。因此,这个体系是一个使世界经济走向末日之灾的体系。如何阻止它的发生呢?特里芬提出了一个与当年凯恩斯针对怀特方案提出的班柯极其类似的方案——设立一个新的国际储备货币,并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管理。他提出设立一些官僚机构程序方面的保障措施,来预防该体系潜在的通货膨胀倾向。其结果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于1968年批准设立了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该体系的设立,实质上是朝着一个真正的国际法定货币迈出了第一步。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所谓的国际流动性短缺的问题,也就是美元短缺的问题。对于反对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国家来说,与黄金挂钩的特别提款权是朝着废黜美元、恢复金本位作为国际首要储备资产的理想迈进了一步;而对于美国来说,它的提出为美国采取措施停止黄金储备的流失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三)毅然的抉择

    到了1970年,美元的压力已经令欧洲的一些国家(如德国)无法承受。德国马克虽然曾于1961年和1969年两次升值,但是,持续不断的资本流入还是在进一步地推高其汇率,而且资本流入已经达到了96亿美元。德国被迫于1971510日允许马克的汇率自由浮动,汇率随之上升了7%。这意味着美元的贬值幅度达到了10%。瑞士银行业暂停了美元的交易,以试图阻止货币恐慌继续发展下去。 这一做法虽然暂时抑制住了投机性资本继续流入德国和瑞士,可是它并未能阻止资本继续流出美国。197186日,美国一个国会小组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题为《当前为了加强美元需要采取的行动》的报告。报告提出当前应当进一步使美元走弱的结论。于是,美元再次被加速抛售。急了眼的法国赶紧派出一艘军舰将存放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金库里的黄金运回了法国国内。因为,截止8月份,美国欠外国的短期美元债务大约600亿美元,其中2/3的债务持有方是外国官方机构;按照每盎司35美元计算,美国黄金储备缩减到97亿美元。197189日,黄金价格达到每盎司43.94美元。美元的贬值已经达到了历史的峰值。而此时在华盛顿却还在就是否结束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问题展开着激烈的争论。

    1971810日,美国重量级银行家、经济学家在泽西岛海岸的Mantoloking举行了一次讨论会,探讨美元危机问题。当时美国财政收支出现了爆炸性的赤字,美国实际上已经无力保证美元兑黄金的固定汇率。原因只有一个——美联储创造出了远远超过美国黄金储备数量的太多的美元。会上,就如何应对由于美元的超级超发而使美元与黄金间已经无法按照布雷顿森林体系所规定的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来保持美元与黄金间的正常的比例关系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下午3点,美国财政部次长保罗 沃尔克来到了会上。会上的争论也随之达到了顶峰阶段。美联储的约翰 埃克斯特提出通过大幅度提高利率来应对目前的美元危机。此提议遭到了大多数人的反对。他们担心这样做会导致更加严重的经济衰退。埃克斯特又提出提高黄金价格的建议,沃尔克表示赞同,可是,他认为议会很难通过这一提议。因为,美国的决策层永远不想让美国人民知道事实的真相。此时,会议似乎陷入了僵局,没有人再提出任何新的建议。最后,沃尔克问埃克斯特究竟应该怎么办?埃克斯特回答道:既然不想提高利率,又不愿意让黄金涨价,现在剩下的唯一选择,就只有关闭黄金兑换窗口,因为,在美元持续贬值的时候,如果继续以35美元1盎司出售国库的黄金已经毫无意义可言。此时,再多的黄金也无法满足日益贬值的美元兑换的需要。这次会议最终通过了关闭黄金窗口的提议。

    1971815日,美国总统理查德 米尔豪斯 尼克松在全国电视广播中宣布了一个令全世界震惊的新经济政策”——降低税收;90天内冻结工资和价格以及加征10%的进口附加税;关闭黄金窗口,美国将不再用黄金兑换外国政府持有的美元。这种做法显然违反了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承诺必须遵守的义务。布雷顿森林体系被终结了。这是人类有史以来,全世界第一次同时进入法币时代。货币发行自此达到了毫无节制的程度。政府和公司及私人欠债也自此进入了无法偿还的阶段。但是,债务最终还是必须要偿还的,无论是由欠款人还是由借款人来偿还,最后的买单者必然是世界各国的纳税人。自此之后的情形是——金融危机在世界范围内屡屡发生且愈演愈烈,全世界都在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终结付出代价。美国通过它的这一举动也在告诉世人——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对世界金融和经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战后初期,西欧、日本为恢复经济,需要大量的美元,但它们又无力通过商品和劳务输出来满足,从而出现了美元荒。于是,美国开始大量地发行美元。20世纪60年代后,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使得美国军费开支迅速增加,加上欧洲、日本的复苏,美国国际收支也逐渐由顺差转为逆差,美国政府不得不再次大量地增发美元,结果导致美元多次贬值,产生了美元危机。而与此同时,美国的黄金储备却在大幅减少。当欧洲各国终于要将贬值的美元盈余兑换成黄金时,尼克松政府于1971815日单方面地撕毁了协议,宣布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这就意味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了,美国把已有的黄金永远地封存在了美联储的金库之中。同时,也阻断了各国以黄金挤兑美元引发美元大幅贬值的通道,避免了美元重蹈英镑覆辙的可能。但是,国际货币秩序却更加混乱。面对混乱不堪的国际货币局面,1976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牙买加首都金斯顿召开了成员国大会,商议搭建新的国际货币秩序。会议最终达成协议,签署了《牙买加协定》,建立了现行国际货币体系。该体系规定:黄金非货币化,黄金与各国货币彻底脱钩,不再是汇价的基础;国际储备多元化;浮动汇率制合法化。牙买加货币体系的诞生,表面上看来,美元地位因储备货币的多元化被削弱了,实际上,他国货币公布无法与美元抗衡,它们都是美国的附属货币,美元依旧是国际货币的核心;美元从此也就获得了自由,它摆脱了黄金“紧箍咒”的约束,为其今后以美元为武器对世界经济指手画脚和呼风唤雨提供了机遇、扫清了障碍。这样一来,美国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废除黄金的最后一个步骤。 自此之后,黄金被彻底地踢出了国际货币体系。美元的国际货币的霸主地位终成正果!

    美国曾用黄金挤兑击垮了英镑,现在又避免了别人用同样的手段击垮美元。达到此目的唯一办法就是废掉黄金!所以,牙买加体系实质上为美国的美元霸权战略开辟了道路,创造了条件。

    (四)霸主的降临

    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开始,摆脱黄金束缚的美元,使美国找到了一条其他国家不可能拥有的新的战略核武器——美元。美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元是最主要的国际货币,如果美元崩溃,那就意味着全球金融体系的崩溃。因此,如果非美元货币一旦要与美元对抗,将承担着巨大的风险,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不对称战争。从此以后,美元稳坐世界货币霸主的宝座。美国开始实施霸权战略,它通过打败黄金、控制石油价格和大宗商品价格,垄断和掌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组织,对日本、拉美、俄罗斯、伊拉克、利比亚等凡是不把美国和美元放在眼里,或者敢于与美国或者美元叫板的国家实施了个个击破,将全球的经济和金融纳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

    美元霸权的表现主要体现在:

    1.世界贸易中使用美元计价结算的比重要远远超过其他货币,即使与美国无关的国际贸易,也广泛地采用美元计价结算。

    2.在世界各国的外汇储备中,以美元作为本国储备货币的达65%以上,其中,以中国、俄罗斯、巴西等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美元储备所占的比重更高。

    3.在外汇交易中,用美元进行交易的比重达到90%以上。

    4.美元已经成为了平衡和计量国际货币的锚和标准。

    美国从中获得的经济利益包括:

    1.获得铸币税收入,即通货膨胀税。

    2.美国可以利用国际主义货币——美元较为容易地应对国际收支失衡。

    3.在世界各地的美国企业,在对外支付货币时,不用经受汇率变动的风险。

    4.美国的金融机构赚得是全世界的钱,其盈利的空间极大。

    5.当美国国内发生金融危机之时,美国完全可以凭借其强大的金融霸权地位,将危机尽快地转移到其他国家和地区,把危机对于自己的损害降到最低。

    总之,美元霸权的主要体现是,美国可以向全世界公开发行没有任何金银等硬通货和实物支撑、没有任何约束的美元,同时,利用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和贸易体系中的最重要的储备货币的地位,引导和塑造一系列有利于美国支配和领导全球金融和贸易的制度,为美国的经济和政治霸权支撑起一片广阔的天空。

    当然,美元霸权仅仅是美国国家霸权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美国的政治霸权、经济霸权、军事霸权和以美元为核心的金融霸权,都是美国国家霸权的组成部分。如果仅仅凭借其中一个或者两个霸权,美国是无法登上世界老大的宝座的。美国的霸权是有人类历史以来最成熟、发展程度和境界最高的霸权。无论是中国明清时期的白银霸权和大英帝国的英镑霸权,都没有达到美国霸权的高度和深度。中国明清时期虽然实现了白银霸权,可是,中国始终没有引领世界的雄心和信心,就如同大明帝国前期所开展的那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航海运动一样,仅仅是抓住了大航海时代的第一个机遇,可惜没有把握住这个机遇,也没有把这次机遇延续下去。所以,当西方列强驾驶着战舰来到自己门口挑战时,至多是把他们赶离开自己的门口而已,却根本没有想到——他能来到我的家门口,为什么我就不能去他的家门口溜达一趟,顺便拿回点我需要的东西。这是文化上的差异,无所谓对错和高低之分。

    美国霸权和美元霸权是否会有终结的一天呢?当然有!任何霸权都是不会长久的。现在世界上不是就已经出现了欧元等堪于美元比翼的货币了吗?但是,美国和美元的霸权是不会在短时期内就终结或者被其他的霸权所替代的,因为,就如同罗马城不是一天建起来的一样,任何霸权都不是一夜而就的,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轰然倒塌。霸权的形成需要一个较长的时期,霸权的终结当然也需要一个过程。随着世界上其他经济实体实力的增长和发展,这些经济实体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会逐渐增加。这个过程可能很缓慢,但是,这些经济实体的实力只要增加一点,原来的霸主美国的实力就会相应地削弱一点。所以,在这条漫长的马拉松式的赛跑中,需要长久保持的是耐力和定力。有多大的耐力和多深的定力,就会有多大的回报。定力越深,回报就会越大。当你的耐力和定力足以和原来的霸主相抗衡的时候,属于你的霸权才会降临到你的头上。这个过程一定很漫长,需要超强的耐力和定力。

    九、结   

    美国,这个后起的世界大国,在其200年的历史进程中,创造出了许多人间奇迹——在不到100年的时间里经济实力超过了老牌殖民帝国大英帝国;涌现出了众多的影响过世界政治、经济进程的著名的世界人物;成为了世界政治、军事、货币和金融的霸主;……研究美国、学习美国,似乎成为了全世界的一种风尚。但是,不用说美国以外的人,就是美国人自己恐怕也无法真正地彻底地了解美国。雾里看花,似是而非,人云亦云,可能是我们对美国的最真切的感受。而且,任何一个想照搬美国模式的国家几乎都最终以失败告终。这也就告诉人们一个道理——完全模仿、照搬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模式是不可能也是做不到的,根据自身的特点和优势,找到一条符合于自己的发展道路才是渴望发展的国家的必由之路。美国的历程,只能作为前进道路上的一面镜子,作为时刻警醒自己的镜鉴。但是,在美国起家的道路上,至少有一个经验是可以借鉴的——以货币的崛起作为发展和强大的工具和前提。现在可以明确地说:没有超前的和先进的金融体系及强大的货币体系作为依托和基础,美国是根本无法坐上世界霸主这把交椅的。美国的强大,不啻在于它所拥有的那些巨型的1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更加重要的在于其拥有无比强大的金融创新和引领能力。尤其是美元的崛起,乃美国崛起和强盛的基石和前提。只有控制了金融的制高点,才能君临天下。货币的崛起,乃当今世界任何一个欲崛起的国家必做的第一门功课。当然,支撑起货币崛起的脊梁,是那无比强大的综合国力和先进的政治、经济制度及宽松和谐的社会环境。当然,历史的机遇也必不可少。但是,如果没有事先充分的思想和物质准备,即便是机遇来了,也不可能把握得住。中国明代前期虽然抓住了大航海时代的第一个机遇,可惜没有把握住这个机遇,也没有把这次机遇延续下去。最终还是把这个历史的机遇礼让给了他人。历史不会给予一个民族过多的机遇,牢牢地把握住瞬间即逝的历史机遇,不再让这一次次的历史机遇总是遗憾地擦肩而过,是人类一个永恒不变的深刻的历史命题。

    二战将欧洲拖入了空前的灾难之中,而给了美国崛起的机遇,美国牢牢地把握住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遇。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构建,除了完成了美国彻底废掉英镑在国际货币舞台上的主导地位的历史使命之外,美国也完成了将美元与黄金捆绑在一起而实现美元天下的目的与美梦,同时,也完成了美国的战略意图——废除金本位的第二个步骤(第一个步骤是1933年通过立法宣布美国公民不得私自拥有黄金)。自此以后,黄金已经无法独立地承担起货币本位的职能,它开始作为美元的附庸和傀儡,与美元一起共同承担起名义上的货币本位的职能,而这个本位的核心自然是美元。因为,在建立这个体系之时,人口和土地均占全世界6%的美国,占有西方世界GDP总额的2/3,外贸出口的1/3,钢冶炼总量的61%,汽车生产总量的84%。美国官方的黄金储备超过2万吨,占到当时全球黄金存量比重的59%。这2万吨黄金足以让美元拥有一个前所未有的超级定盘星。既然美元已经与黄金挂钩,美国又掌控了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黄金资源,只要美国愿意,它随时可以切断美元与黄金之间的关系,从而让美元彻底代替黄金成为世界货币。这一天,终于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后的近30年后的1971年到来了。美元自此独自登上了世界货币霸主的宝座。这也是美国自一战结束以来一直梦想实现的目标。至此,美国终于完成了废除金本位制和黄金货币的最后一个步骤(也就是第三个步骤)。实际上,美国单方面废除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也就是废除了美元与黄金351的兑换,关上了自己金库的大门,美元取代了黄金成为各国储备的唯一资产,而当时用于质押的大批黄金也就都留在了美国,极少再流出境外。美国至今还是世界上黄金储备最多的国家。如果把美国拥有的8300吨黄金,再加上由美国实际控制的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拥有的3000吨黄金,美国能够自己控制的黄金总量在1万吨以上。这是个令人深思的数字。人们不禁会问:美国真的把黄金这个“野蛮的遗迹”踢出历史了吗?为什么直到今天美国依然要在手里掌控这么多已经“毫无任何货币价值”可言的黄金呢?

    虽然不能说自从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的那一日起,美元霸权体系就已经诞生,但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表明一个国际货币体系新纪元的开始。自此以后,美元便成为了自人类发明出货币以来最强悍的货币,也开启了美国和美元称霸世界的大门。世界格局和发展方向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但是,随着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以及WTO等国际贸易组织参与的国家越来越多,美国的一些社会精英觉得越来越不好控制这些国际机构,甚至认为这些机构已经开始威胁到美国的利益,于是,他们试图开启一个新的国际贸易体系以取代现有的体系。于是,美国于201510月提出了一个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新的体系。TPP协议内容在投资、服务、劳动力、环保问题等方面涵盖的内容均超过了WTO。在TPP的自由贸易框架下,现在所有的关税都将被取消,但这并非WTO的内容。因此,TPP大有一举取代WTO的意思。有人认为这是美国在维护自身利益方面祭出的又一个神器,其性质应当与72年前所祭出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一样,同样是为了确保美国的利益,只是这一次的根本目的不是在于构建或者重建,而是在于继续维护和延续美国的霸主地位。但是,当时间刚刚过去了一年之后,美国新当选的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上任第一天的20161124日就宣布美国将退出TPP。美国的这一举动的确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一时也难以理解。难道美国真的要好心地去寻求一个让中国能够参加的、由中美之间一起来主导的一种新的贸易和规则体系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特朗普退出TPP,从实质上说,是为了顺应美国国内反对全球化的民众的声音和要求。在很多人,包括一些美国人看来,在美国倡导的这几十年的世界全球化的过程中,美国一直是这个世界贸易全球化运动的受益者。但是,时代发展到今天,面对世界上其他新兴经济体趁着这股全球化的东风迅速崛起的事实,使得大部分的美国人已经意识到,如果从长期的发展历程来看,世界全球化运动,最吃亏和受害的恰恰是美国,而那些新兴经济体则从中捞到了无尽的好处。他们认为,正是美国所竭力倡导的所谓全球化运动,才给了那些新兴经济体国家迅速崛起的天赐良机。他们利用所谓共赢的理念,获得了发达国家大量的技术和资金的输入,其结果是推动和激发了这些国家的发展步伐,而相对地减缓和制约了发达国家的前进脚步。他们认为,如果没有这个全球化运动,美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不会受到如此大的影响,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美国现在在世界全球经济规模总量中所占的比例份额已经由原来的33%下降为24%左右,这下降的10%的份额全部流入了新兴经济体的腰包。而所谓的TPP则正是继续全球化运动的结果和产物。这才是高举反对TPP大旗的特朗普,在这次大选中得以最终战胜希拉里的最主要的原因。高举反对TPP大旗的特朗普,最终赢得了以美国白人工人为中坚的这部分选民的强烈支持。是他们把特朗普抬进了白宫,而把号称要坚持继续全球化政策(“一起更强大”——“Stronger Together”——不能把美国自己孤立起来,而是要造桥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合作共赢)的希拉里推出了美国权力的中心。这次,特朗普如此迫不及待地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宣布了这个决定,是他实践和履行在他竞选时的承诺的一个积极的举动。而这个举动又是一个最容易实现的承诺,因为,直到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TPP为止,TPP机制还没有正式地实施运行起来,而且美国国会也还没有正式通过这个议案,如果美国要退出这个尚未开始实施的体系,遇到的阻力也会最小,而且不用经过国会,仅仅依靠总统的职权就完全可以办的到。所以,TPP胎死腹中,早已板上钉钉。这也说明美国将不再是一个新的世界贸易规则的提议和倡导国,而要从现有的全球化贸易体系中开始开倒车,开始倒退,其目的还是为了维护美国的最大利益。也就是说,自现在开始,美国要集中精力来办理和处理美国自己的事情了,而不去化更大的精力去为别人的事情着急上火了。这才是这次特朗普突然宣布退出TPP问题的实质和根本原因。

    美国退出TPP,对中国的影响不会太大。TPP既不可能遏制中国,也不可能为美国带来利好,反而会损害美国的利益。这是一个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并不高明的招数。其主要是个政治象征性的东西,而无任何经济价值可言。因为美国可能会因为TPP而仅仅起到了拉拢小的经济圈的作用,却放弃了更大范围的经济圈和利益,这是一个丢了西瓜拣芝麻的愚蠢举动。这一举动,反而可能会给一直致力于获得全世界范围内更大的贸易机会的中国以更大的发展空间。因此,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新政府,已经开始放弃前面历任政府所奉行的——似乎只有遏制了中国才能够符合美国利益和维护美国的霸权的狭隘的理念。现在美国的首要任务不是遏制中国,而是要继续发展和壮大自己,要为自己补血和充电,来继续维持和保持自己的世界霸主的地位。因为,美国十分明白,当美国失去世界霸主地位的那一天,就将是美国灾难的开始。到了那时,世界上那些久遭美国打压、欺负的国家,会在一夜之间激发起冲天的复仇和重新瓜分世界领土和财富的狂潮。一个失去了秩序和失去了维护秩序的宪兵的世界,将是一个恐怖的地狱。因此,特朗普的上台和宣布美国退出TPP,使得TPP胎死腹中,不仅对美国有利,对中国同样有利。因为,这是美国人民务实的和明智的选择。当今世界不需要忽悠和欺骗,需要的是务实和真金白银的财富。这也给那些新兴经济体提了一个醒儿——不要动辄举着所谓全球化、国际化的大旗,而去干一些于己于他人都遥远而虚幻的毫无当下经济利益的无聊的事情。做好自己的功课,管理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才是明智和务实的选择。美国要想继续它的霸主梦,也必须走这条路。当然,在这条路上,美国必定会在适当的时机,再次祭出更加有利于美国利益的更加神勇的利器。我们将拭目以待!

    还是那句话——任何一个霸主绝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霸主地位,美国也是一样!

评论 (0

(您的昵称,选填)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