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延波
个人网站
出版书籍
货币简史——从货币的起源到货币的未来 俄罗斯 华夏商路 法治的历程 中国民法体系研究 商法通则立法研究 郭沫若的学术人生 公司的历程 中国商法体系研究 苗延波法学文集
最新通知

  


                        商法的基本原则

                         


                        

                        中国商法典草案建议稿(修订稿)



                        


                        从“民法通则”的制定及命名谈起

                        



                        商法的特征

                       



                        关于商法典的思考                                         





  



  

联系方式

E-mail: 

         ybm1588@sina.com

美元的故事(三)
阅读(497)  评论(0)  2019-03-06 18:08


美元的故事(三)

 


六、寂静的森林

       (一)沉寂的山庄

       白山国家森林公园,荫蔽于华盛顿山下,是个树木茂密的大型度假胜地。在低矮的山丘与百万英亩的白山国家森林之间,矗立着一座“Y”字形的度假酒店——华盛顿山饭店,饭店地址为: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镇。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全镇没有主街,没有商店,除了华盛顿山饭店,仅有一座火车站。

       这片土地是由英国贵族托马斯·温特沃斯爵士,于1772年,以其位于英格兰布雷顿镇附近的祖宅布雷顿宫命名的。到20世纪早期成为了波士顿、纽约和费城地区人们的避暑度假胜地。这座高五层的木质结构的饭店是于1902年由煤矿和铁路大亨约瑟夫·斯蒂克内建造,内设400个房间,体现了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它是当时新罕布什尔州最大的建筑物。其内部设施包括:一个可以容纳700人的大厅,一个同样可以容纳700人的大餐厅,一个室内游泳池,几个商店,一个邮局,一个理发店,两个电影院,一条保龄球道,一台股价电报机,一个雅致的茶室。坐在饭店外的专供饮酒、休闲的长廊里,可以远眺华盛顿山的顶峰,一览周围树林和山峦的景色。这里曾经接待过洛克菲勒家族和众多明星以及温斯顿·丘吉尔。但是,大萧条和随之爆发的世界大战,使得这座饭店濒临破产,自1941年起,这里就人迹罕至,这座饭店也已经关闭了两年。可是,194471日,随着大批突如其来的国内外贵宾从停靠在火车站里的通天塔号机车里涌下列车的时刻开始,这里瞬间就变成了一个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大戏连台、备受世界关注的网红小镇

       这些都是什么人?为何今日突来齐聚在这座原本已经完全沉寂的小镇?1个月前居住在小镇上的寥寥数人根本无法想象,1个月后的今天这里会聚集起如此之多的人气,而且在这些人当中不仅包括了上百名世界各国的显要——政治家、金融家、学者,而且还涌来了70多家新闻媒体、数百名各国代表团的工作人员,以及各类社会贤达。而且,在1个月之前,这里就来了无数的工人、士兵和政府官员,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收拾这座已被废弃了两年之久的饭店。除了乘坐火车之外,乘坐军车来到这里的人也是络绎不绝。由于到来的人太多,镇上仅有的这座饭店根本无法容纳,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不得不被安排到了周边的宾馆下榻,有的宾馆距离小镇甚至有几英里的路程。

       (二)两人的会议

       这次在美国布雷顿森林小镇召开的国际性会议,就是世界金融和经济史上著名的布雷顿森林会议。这次会议被人们称之为两个人的会议——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与美国财政部官员怀特之间的较量。他们之间较量的结果,促成了日后控制世界货币体系达30年之久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

       这次会议召开的大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接近尾声,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开始考虑战后国际政治、经济的大的格局,以及这一格局对本国政治、经济的利与弊。

       1944年上半年世界上发生了这些重要事件:

       14日,苏军第一次越过波苏边界;

       111日,罗斯福召开太平洋作战会议;

       118日,苏军解除了长达900天的列宁格勒之围;

       34日,美国飞机第一次轰炸柏林;

       63日,自由法国成立临时政府;

       65日,盟军诺曼底登陆行动开始;

       66日,盟军在诺曼底登陆;

       618日,中国军队在缅甸攻克孟拱。

       那时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已经看到了战争的最终结局,一些有识之士已经在思考战后的重建和发展问题。而作为二战中重要的反法西斯力量的英国和美国,则早已在战争的开始之时就开始考虑战后世界货币的格局问题。19419月,英国著名经济学家约翰 梅纳德 凯恩斯应英国政府之邀,在短短几个星期内就拿出了一个关于全球中央银行的方案,并将此中央银行命名为清算同盟(Clearing Union)。按照该方案,任何国家都会收到一个以班柯bancor)为记账单位的信贷额度。政府可以使用这些信贷购买进口产品。任何国家都不能无限期地处于国际收支逆差状态,因为,源于清算同盟的信贷是有限度的。同时,它们也不能长期处于国际顺差状态,因为,按照规定,各国需要按照一定的比例将所赚取到的“班柯”和外币上缴清算同盟。“班柯”就是实质上的超国家主权货币——世界货币。凯恩斯的主要意图是为了解决英国战后面临的国际收支困难,并解除两次大战期间的金本位体制对英国国内经济政策的束缚及施加的通货紧缩的压力。英国的这种扩张主义的国际货币思想是美国所无法接受的,它与美国力图构建的美元国际货币体系背道而驰。与凯恩斯针锋相对的是,美国于1941年底由美国财政部的官员、后被指控为苏联特工的哈里·德克斯特·怀特提出的“怀特计划”,该计划提议设立“国际稳定基金”,其目的是在国际收支短期失衡时为有关国家提供贷款以稳定汇率,从而恢复固定汇率、取消汇兑管制和歧视性安排。其意图是实现货币稳定,他将货币稳定和资本管制视作对国际经济进行调控的手段,将黄金和美元视作维护这一稳定的定海神针和基石。他是针对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货币竞争性贬值以及由此带来的贸易混乱而提出的一种解决方案。但其实质是为了美元的扩张和建立起美国人梦寐以求的美元天下。

       19434月,凯恩斯计划怀特计划分别对外公布,随后经过为期一年的艰苦谈判,19444月,英美两国达成了以怀特计划为蓝本的《关于建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专家联合声明》。此声明也构成了此次会议要讨论和通过的主要内容之一,该声明的核心条款被纳入了此次会议通过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之中。

       这次会议的规划、准备工作已经进行了两年半,策划、组织这次会议的是美国财政部,具体操办人是美国财政部官员、怀特计划的起草人——哈里 德克斯特 怀特。这就决定了在这次会议上扮演主角的将是两个计划的起草者——凯恩斯和怀特。参加这次会议的代表有730名,代表了世界上的44个国家。中国派出了以财政部长孔祥熙为首的33人代表团,其规模仅次于美国代表团。

       大会由美国财政部长、美国代表团团长小亨利 摩根索担任主席。71日下午3点摩根索宣布会议开幕,此时距离盟军诺曼底登陆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与会代表都感到距离战争的结束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世界历史将很快翻开新的一页,世界的格局也将被重新构建和安排,整个人类的历史也将跨入一个新的时期。他们参加的这个会议就是在这个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一次决定战后数十年间世界经济格局的重要的历史性的国际会议。

       会议首先宣读了罗斯福总统发来的贺信。总统指出:

       虽然争取自由的战争现在处于最紧张的时刻,而此时自由人民的代表们齐聚一堂,共同商讨和规划我们将要赢得的未来,这是非常合时宜的,你们将要讨论的计划仅是各国间为确保有序和谐世界而必须缔结协定的一方面,但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方面,这将对世界各地的普罗众生产生影响。因为它事关人们相互交换大地富饶资源和本国工业及智慧产品所依赖之基础这一基本问题。商业是自由社会的生命线。我们必须确保输送血液的大动脉不再像过去那样被毫无意义的经济竞争而人为制造的壁垒所阻塞。……只有世界经济充满活力且稳健扩张,各国的生活水平才将得以提高,从而使我们对未来的希望得以全面实现。

       如果说罗斯福还讲了一套冠冕堂皇的话,似乎指出了会议的重要意义和任务之所在,那么,摩根索的发言则直截了当地讲明了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

       我们的议程限定于货币和投资领域。但是,应将其视作,《大西洋宪章》和美国及联合国许多国家订立的《互助协定》第七条所涉及的更广泛计划的一部分。无论我们在此取得什么成果,都必须得到以此为目标的其他行动的补充和加强。

       这里的所谓《互助协定》的第七条指的是1942年《租借法案》中的一则条款。这一条规定:“①通过适当的国际和国内措施,扩大生产、就业、商品的交换和消费,它们是所有民族的自由和福利的物质基础;消除国际商业中所有形式的歧视性待遇;削减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这一条显然是使得战后的英国只能更加严厉地实施金融和贸易控制,而只要英国更加严厉地实施金融和贸易控制,那么,就等于终止了大英帝国的英镑割据的局面,英镑就再也不可能成为世界的主导货币了。根据该法案,美国承诺在经济上支援英国的反对纳粹的战争行动,但是,在将该部法案提交美国国会通过时,却在第七条中出现了美国虽然承诺支持英国的战争行动,但是,英国需要为这种援助付出对价——英国承诺取消国际贸易中所有的歧视性待遇,并削减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这一条实际上是让英国终止“帝国特惠”条款,而帝国特惠是英国确保对其殖民地和自治领的贸易特惠市场准入的特权,如果,英国被剥夺了这种出口特权,战后的英国将完全依靠美国的施舍来支撑其进口产品的所需费用。大英帝国所拥有的传统的贸易特权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大英帝国昔日的辉煌将一去不复返,而且,美国将成为英国命运的主宰和支配者。这是英国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而这次关乎战后世界经济新秩序的会议所要达到的就是这个目标——终结已经日落西山的大英帝国的余晖,升起一颗照耀世界的新的明星。

       这就是这次会议的根本目标,也是英美两个大国之间数十年间博弈的最终的结局。

       这种两个大国之间博弈的直接体现出来的就是凯恩斯与怀特之间的较量。二人较量的核心议题就是——怀特方案废掉了凯恩斯的班柯,取而代之的是稳定基金(Stabilization Fund——怀特版的国际货币体系——由清算同盟出借各国政府存于该基金的国家货币。凯恩斯建议清算同盟为各国提供的信贷总额为260亿美元,而美国人担心清算同盟的金融资源会被完全用于购买美国商品,迫使美国将商品拱手相让,因为,凯恩斯所提出的总额为260亿美元的信贷数额,已经远超出了美国所能生产的全部商品和服务的价值。这260亿美元如果按照现在的币值计算,约合160万亿美元,如此庞大的商品和服务规模,别说当时的美国,就是当代的美国恐怕也难以承受。这已经超过了当今美国年GDP总额的8倍以上。因此,为了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怀特将凯恩斯建议的260亿美元减少到50亿美元。

       在经过反复地较量和谈判以后,双方最终达成了一个更接近于怀特方案的决议——在新成立的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协议条款中规定:各国将在5年内取消在进出口交易中使用各自货币的限制;取消了凯恩斯有关对长期处于国际收支顺差的国家课税的规定,并废除了班柯;美国同意将稳定基金的总额从50亿美元提升到85亿美元。这与凯恩斯最初提出的260亿美元相差175亿美元,仅仅是凯恩斯方案的1/319447月,盟国其他成员国和中立国的代表在经过长达两周的紧张磋商之后,最终在度假小镇布雷顿森林的华盛顿饭店达成了一致意见。仅从结果来看,美国赢得了最后的胜利,而英国对于美国的建议只能表示同意,它别无选择。这是国家与国家综合实力的较量,而不仅仅是个人之间的较量。尽管可能在表面上表现出来的是人们所看见的那样。

       (三)不同的理想

       我们如果分析一下凯恩斯和怀特方案的主要分歧和不同之处,可能会对这次会议的主题乃至其历史性的影响有一个更为清楚的认识。

       凯恩斯计划与怀特计划都是围绕着一个中心话题——新的国际货币机构的构建。凯恩斯希望他的班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重要,最终目的是通过黄金去货币化运动创造出一种超国家货币,从而降低全球对黄金和美元的依赖度,最终将黄金这个野蛮的遗迹推出历史舞台;怀特则希望将美元作为世界的中心,使美元成为黄金的同义词。

       两个计划有着许多的共同点:例如,它们都旨在维护汇率的稳定;都希望减轻对外汇汇兑的限制和管制;都包括控制成员国国际收支状况的措施;都希望得到各国的广泛参与与认同;都希望设立的新的国际机构与各国政府紧密合作;都希望削减关税和贸易壁垒;等等。但是,二者在具体操作方式和侧重点上则又完全不同。例如,在减轻对外汇汇兑的限制和管制方面,凯恩斯计划允许各成员国自行决定管制的方法和程度,而怀特计划则要求成员国承诺在基金成立一年之内取消这些限制。在都希望得到各国的广泛参与与认同方面,凯恩斯计划提出,各国要获得成员资格,必须遵循国际经济行为的某些一般原则和标准,而怀特计划则提出,不以一国的经济结构和组织方式作为限制其获得成员资格的依据。这是特别针对苏联的规定,旨在为苏联参与基金消除障碍。在对于苏联的问题上,英国和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之间是存在着分歧的。英国认为苏联比美国更不受欢迎,英国始终把苏联列为最危险的敌人,认为德国投降之后,苏联将是欧洲乃至自由世界最大的敌人。而在美国,以罗斯福为首的一派则没有把苏联作为主要的敌人,罗斯福认为,斯大林本人并非扩张主义者,苏联是一个可以合作的国家,他希望把苏联拉入布雷顿森林体系,苏联也确实派了以斯特帕诺夫为首的代表团参加了这个会议,罗斯福甚至动了要与苏联结盟的想法。但是,由于他的突然离世而成为了泡影。而他的副总统杜鲁门则是坚定的反苏派。怀特的这一苏联情结,一来是受到罗斯福的影响,二来可能与他的意识形态有直接关系,这也是后来指控怀特是苏联特工的证据之一。怀特坚信苏联的社会主义经济已经证明获得成功。他认为,苏联是第一个付诸实践的社会主义经济案例,而且它成功了。美国政治统治阶层对苏联的敌意是一种政治虚伪的表现,其源自美国从意识形态上就不能承认社会主义经济的成功。在希望削减关税和贸易壁垒方面,凯恩斯仅仅提议让成员国承诺不采取某些极为恶劣的壁垒或歧视性政策,而怀特则要求成员国作出具体承诺。在意图取消出口补贴方面,凯恩斯计划给国内生产者补贴保留了一席之地,前提是补贴项下的产品必须用于国内消费,且此类产品出口时可以对其征收反补贴税。怀特计划则明确规定,在没有获得基金明确同意的情况下,禁止提供出口补贴。

       从上述分析可知,凯恩斯和怀特是为着各自的国家利益,怀揣着不同的信念和理想的两个各为其主的对手。尽管凯恩斯才华横溢,但是,从决定事物成败的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方面看,怀特则显然较之凯恩斯更为有利——英国的经济实力在战争中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会议是在美国境内召开,美国已经明显地昭示出自己将在战后主导世界的抱负和能力,并且已经得到世界主要国家的认可,这从这次会议能够在战争期间得到44个国家的响应并派出了最强阵容的代表团参加会议,就可以略见一斑。在那个特殊的战争时期,这种会议的召集者恐怕除了美国再没有第二个国家具有如此的号召力和凝聚力,因为,各国已经看到了美国所具有的综合实力与控制世界的能力,美国已经通过这场战争登上了世界霸主的宝座,放眼世界当时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与美国相抗衡。而最关键的因素,是怀特的国家持有世界最多的黄金以及唯一可靠的黄金代金券——美元。大家已经知道——美元才是战争结束后世界各国所需要的东西。它已与黄金等同。美元即是黄金!这就是人们把美元称之为美金的来历。

       这才是怀特最后胜出的最根本的原因。

      七、新纪元诞生

      (一)协议的内容

      1944年的联合国货币金融会议(布雷顿森林会议)讨论重建国际货币制度。根据这个会议上通过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产生了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制度,被称为布雷顿森林体系,并根据会议协议条款产生了维持布雷顿森林体系运行的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和世界银行。

      这次会议的协议所确定的关于国际货币制度的基本内容可以概括为:

      1.美元与黄金挂钩。规定1盎司黄金=35美元,每一美元的含金量为0.888671克黄金。以黄金为价值基础,各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按照官价(1盎司黄金=35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此即黄金美元本位制。

      2.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把美元的含金量作为各国规定货币平价的标准。各国货币与美元的汇率可按各国货币含金量之比来确定,此即法定汇率。

      3.实行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所谓可调整的固定汇率是指,除了美元以外的其他货币与美元保持的汇率,间接与黄金建立联系,进而决定各成员国货币与美元的汇率,如果汇率发生波动,不能超过平价的±1%。如果超过1%的波动幅度,除美国外,每一成员国的中央银行均有义务在外汇市场买卖美元和本国货币,以维持各国货币同美元汇率的稳定。但在出现国际收支基本不平衡时,经IMF批准,可以进行汇率调整。

      4.通过IMF调节国际收支。如果会员国出现国际收支逆差,可向IMF申请取得贷款来进行调节。但贷款是有条件的,贷款的资金来源是会员国向IMF交纳的份额,贷款的数量也与各成员国交纳的份额的多少有联系。也就是说,交纳的份额越多得到的贷款也就越多,反之,亦然。

      可见,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核心内容主要有两个:一是美元与黄金挂钩;二是其他会员国的货币与美元挂钩,即同美元保持固定汇率关系。所以,布雷顿森林体系实质上是一种国际金汇兑本位制,亦即美元黄金本位制。该体系使美元在战后的国际货币体系中处于中心地位,美元成为了黄金的等价物,各国货币只能通过美元才能同黄金发生关系。因而,从此,美元就成为了国际清算的支付手段和各国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应当说,美国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已经实现了它的理想和美梦——美元自此君临天下,黄金仅仅成为了一个傀儡和太子,而美元才是真正的掌舵人和摄政王。这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中心。但是,仅有此中心还不是一个健全的、可靠的、稳定的体系,于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便是这个中心的两个支撑点。这就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时,就有人提出应当立即解散这两个机构的主要原因,因为,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这两个机构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必要性和价值。

      (二)可靠的支撑

      IMF是一个稳定各国汇率的机制。美国希望它发挥稳定各国汇率的核心作用,想借此机制以更合法、更规范的程序和方法来实现各国汇率的稳定。美国之所以特别关注战后汇率的稳定,是因为,美国在二战中,全面开动了美国的这架经济机器,并且使它高速运转,基本实现了全民就业。但是,当和平来到,已经不需要再去生产那么多的产品的时候,美国所面临的是一个与现在中国相似的问题——产能过剩,而产能过剩带来的另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失业问题,美国已经认识到必须保持6000万个工作的机会,才能实现社会的基本就业,如果没有外来市场的需求来消化美国国内的巨大的产能,美国将再次陷入高失业的噩梦之中,刚刚过去不久的、阴魂仍在的30年代的大萧条极有可能再次卷土重来。因此,国际贸易额和国际贸易规模的迅速增长对于美国具有极其重大的战略意义。而国际贸易恢复和增长的前提是要有一个稳定的货币体系,而为了实现这个稳定的货币体系,各国货币就要与美元确定一个比值关系,美元既然已经承诺其与黄金的兑换比价为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根据布雷顿森林协定,规定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那么,这样各国货币就通过美元间接地在与黄金的价值之间构建起了一种锁定的关系,而IMF则是确保这货币比价关系的一个枢纽和机制。当某个国家的货币与设定汇率偏差过大之时,该国就可以从这个国际基金组织中根据自己的额度透支一部分资金,以此资金来干预本国的货币,以使其汇率回到或者保持在规定的范围之内。因为,只有保证各国货币汇率的基本稳定,才能实现货币体系的稳定。而IMF就是保证各国汇率稳定的一种基金,一种有效的机制。因此,IMF完全是为了保证布雷顿森林体系能够得以实现和运转的工具和支撑点。

      世界银行原本是为了战后向西方发达国家提供重建资金而设立的一个金融机构,后来把其覆盖的范围扩充到了发展中国家。它的主人和IMF一样也是美国。在美国手里,它逐渐变成了一个强迫其他国家归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一个大棒——只要愿意加入到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中,为美国马首是瞻,就能得到世界银行的资助;如果不愿意加入到这个由美国主导的体系中来,世界银行不但不会资助于它,反而会阻止甚至禁止其他国家与它发生贸易关系,这无异于在经济上流放了这个国家。而遭到经济流放的国家就无法正常地参与到国际贸易体系中来,长此以往,这个国家不仅无法在现代国际社会中生存,也就更谈不上发展、崛起之类的事情了。

    就这样,美国通过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及IMF、世界银行以及后来的关贸总协定,完成了它的千秋大业——美元君临天下,一统江湖。自此,谁要是胆敢冒犯或者觊觎美国的这一千秋大业,它的下场就将会很惨、很难看。

      (三)英镑遗留物

      虽然在美国的一手操控之下,于1944年建立起了以美元为核心的新国际货币体系,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在20世纪40年代中叶,英镑依然是美元的主要对手。在战争期间,英联邦国家、英帝国成员以及英镑区国家给予了英国无限的信贷额度。它们为英国及其军队提供了无数的资源和军备物资,并持有英镑纸币。不仅如此,英国及其盟友倾其美元储备,从美国购买各类战略物资。因而到战争结束时,各国央行所存储的英镑余额已经超过了美元余额的一倍以上。英镑依然是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而这些国家之所以还持有这些英镑储备,是因为英国采取了控制措施,阻止各国将其所持有的英镑交换为商品或者其他货币。但是,如果说在一战前他们持有这些英镑储备还是一种明智之举的话,那么现在英国的净境外英镑负债已经达到150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近6倍于其所持有的黄金和外汇储备,此时若再持有英镑就会亏本。如果,此时允许这些国家自由出售他们所持有的英镑,不仅英镑的价值会直线下降,英镑将会迅速丧失国际主导货币的功能,因为,此时美元不仅已经存在,而且已经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具有价值的货币,因为美国的遥遥领先于世界各国的GDP和毋庸置疑的强大的国力,已经使美元的身价一跃千丈,储备美元更为安全和更有价值,已经成为了各国的共识。此时,如果英镑一旦被解除外汇冻结,为了各自的利益,各国将会立刻把手中储备的英镑兑换成美元,英镑会在瞬间遭遇雪崩般的灾难。恰在此时,美国于1946年向英国提出要求英国解除货币控制,并以此作为向英国提供重建贷款的前提条件。美国提出的诱饵是37.5亿美元的贷款,如果再加上加拿大提供的12.5亿美元,总共达50亿美元。但条件是,英国必须在1947715日之前,解冻外国的英镑储备,也就是允许持有英镑储备的国家出售他们手里的英镑。而对于当时负债高达150亿美元,且国内正需要大笔的资金进行重建、解决就业的英国来说,这50亿美元的确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于是,在这个诱惑之下,被称为英国经济大脑的凯恩斯极度自信地答应了美国的要求。因为在凯恩斯的脑海里,英国与美国毕竟是同契连根的兄弟加盟国,美国何以会在兄弟危难之际而落井下石!美国如此慷慨地提供给英国雪中送炭般的援助,是美国基于与英国共同利益的考虑。他完全忘却了两年之前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与怀特那针锋相对的光景了。和凯恩斯的想法一样,英国议会也顺利地通过了凯恩斯的提议——答应美国的要求,以争取到50亿美元的贷款。他们都没有意识到美国国会议员深受孤立主义的影响,虽然他们在1941年那个特殊的历史事件的刺激下暂时地放弃了他们恪守的孤立主义同意罗斯福提出的对日宣战的请求,从而使美国卷入了那场席卷世界的大战,但是,一旦战争结束,特殊的历史条件不复存在,美国的孤立主义和独立性依然是他们坚守的信念。因此,即使美国政府同意对英国让步,而美国国会则坚决地予以拒绝。美国乃至整个美洲都是美国人的美国及美洲,这种孤立主义的思想,至今仍然是美国精英层不可动摇的理念。

      实际上,美国人向英国提出的要求是——在国会批准贷款一年内,其他国家所赚有的英镑可以自由用来交换任何商品。但是,1947715日,就在可以将英镑兑换成美元的第一天,其他国家就纷纷将所持有的英镑兑换成了美元,并用这些刚刚兑换到手的美元购买美国商品。仅一个月后,英国的储备就损失了10亿美元,而当时英国的黄金和外汇储备尚不足25亿美元。因此,在5周之后,英国不得不重新收回了对英镑的控制权。至此,英国人才恍然大悟地看清楚了美国人的嘴脸,但此时为时已晚,英国所奢望的可在战后建立起一个自由兑换英镑的货币体系或者使得英镑重获国际主导地位的想法,自此化为了一个泡影。英镑至今也主要为英联邦和英帝国的成员所持有。而美元的储备在当时立地就增长了2倍多。各国毫不犹豫地把美元选定为自己的储备货币,而不是那早已辉煌不再的英镑或者其他货币。

      英国人所期盼的英镑的霸权彻底崩溃,代之而起的是一飞冲天的美元霸权。美国利用他所发动的没有硝烟的货币战争,取得了称霸世界的骄人战绩。而德国人竟用不惜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办法,也没有达到其称霸欧洲的目的。当然,现在的德国人似乎已经吸取了以往的教训,他们在吸收着美国的经验,尝试着也用一种看不见硝烟的战争——货币战争——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欧元就是德国人称霸和控制欧洲的变相的工具和手段。

      但是无论如何,美国人那种对于同契连根的兄弟都能如此痛下狠手的做法,也的确让人看到了金融帝国的威力和霸气。在利益面前,美国人是绝对不会做出让步的!这就是美国能够走到今天的成功秘诀!

 

评论 (0

(您的昵称,选填)

    评论加载中……